我今天过生日!

我永远喜欢二云脑丝!!!
嘉嘉实在是太美了,亚克力的膜揭掉的时候同桌都惊呼"太好看了"
@电竞选手
Repo尝试艾特

‌【瑞嘉】我的老师居然是畅销恋爱小说作者?(3)【学pa】 ‌

‌cp:瑞嘉
‌私设:格瑞老师/所见皆可斩 × 嘉德罗斯
‌ooc注意!!!后期会有车注意!
‌以上都ok的话↓GO

——

虽美其名曰咖啡,实际上百分之九十都是牛奶,大概是表面的薄薄一层咖啡粉赋予了他这样的名号。格瑞或许是靠着心理作用,支撑到现在的。

还有两个小时就到了截稿日,格瑞对着word文档单独修改删来删去。

往常的格瑞在这种时候丝毫不慌,往往已经进入梦乡和被窝相拥而眠,设置上一条定时发送信息,让屏幕对面的安迷修干着急。

可今天!不一样了!

格瑞深知这次的稿子似乎没法通过,他完全跑题了。

身为一个配角,那个叫sun的狂妄男孩,显然有些喧宾夺主,说实话,本章应该是高冷男主和纯情女主的偶遇,sun只是路过,开一发嘲讽,可是莫名其妙,视角就跟着sun,走到了教学楼,走到了老师办公室,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这绝对不行啊!

安迷修看了稿子之后,眉头紧锁,连他清澈如绿宝石般的眸子都闪过一道疑惑的光。

然后给格瑞打了回去。

"怎么回事格瑞?主角戏份呢?"

实际上格瑞实在是焦头烂额,安迷修头一次,不是一个人等到十二点,也是头一次没有准时收到稿子。

"那不如…写写配角们的故事?"

叮!

—— —— —— ——

嘉德罗斯是从来不看小说的,特别是恋爱小说。

他从来不去关心这种当下正大红大紫的无意义文学。

直到雷德拿过一本当红作品,放到嘉德罗斯面前,说这个新登场的角色很像他,他才有了兴趣。

一开始只是设定上很像,后来无论是性格还是发生的事,嘉德罗斯觉得这作者可能就是他身边的某个人,监视着他记录着他描绘着他。

他开始对此感兴趣了,励志要揪出这个作者是哪个小兔崽子。

于是他熬夜上网,第二天毫不犹豫的在课桌上闷头大睡。

嘉德罗斯觉得超苏胡的,这时候已经步入春天,春风穿过窗户抚摸他的面颊,同时也抚动着窗外的柳枝。

他就这样从早读一路睡到了第二节课,格瑞把课本绻起来,轻轻敲在他的头上,叫他的名字:

"嘉德罗斯"

为止。

嘉德罗斯揉揉眼睛,他还没有从春困中醒过来,凭着一起理智抬起了头。

视线正正好好不偏不倚对上了格瑞老师那双靛紫色的眼睛,小小的金发倒映在其中,像某种嘉德罗斯叫不出名字的宝石一样。

嘉德罗斯在格瑞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他融化在其中,沉沦于其中。

什么英俊的脸庞,此时此刻嘉德罗斯都不在乎,他明白自己喜欢格瑞,尤其是格瑞的眼睛。

就是从此时此刻起,嘉德罗斯真正喜欢上格瑞的。

实际上是一场禁断的爱情。

嘉德罗斯意识到,自己不但是喜欢上了老师,而且还喜欢上了男人。

不过他很快就想开了,格瑞这样的男人,任谁不会爱上呢。

"要主动出击吗?"

"当然。"

他自己想。

他再一次翻开那本小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主角那边已经很久没有记叙过了,现在主要描写了那个跟他相似的男孩sun和他的老师的故事。

所以当格瑞被嘉德罗斯堵在操场上提出赌约时,他也没有太过惊讶…

兴奋极了!

这就是他小说里描绘过的剧情:

金色头发的恶劣优等生把自己的高冷老师拦截在操场半路,提出比赛做题的赌约。

只是赌注不同。

"格瑞,如果我赢了。"

嘉德罗斯的嘴角扬起,放肆又乖张。

"你就做我男朋友。"

在围观群众的倒吸凉气声中,格瑞几乎没有犹豫。

"我答应你,嘉德罗斯。"

人群中的声音愈发嘈杂了起来:

"不可能吧,格瑞老师!"

"老师肯定不会输的,放心。"

"格瑞老师一定不要输给他啊!"

"格瑞老师是我的!嘉德罗斯疯了吗!"

诸如此类,女生们愤愤不平的声音。

被格瑞打断。

"但是——"

宛如夜晚的菜市场,突然宁静下来。

"如果你输了,上课不准睡觉,而且,来我办公室。"

大家一脸无趣,觉得格瑞老师的赌注也太轻了点吧。

嘉德罗斯这回连眉眼都在笑。

"单独吗?"

"老师?"

格瑞浑身一颤。

TBC

对不起!!!!我们狗学校疯狂上课没有放大休所以没时间更文!!短小对不起!我真没弃坑啊!

【胜出】 Here with you (Part.1)

Here with you

@草熏不是薰  的点文,和 @密码是啥来着 一起完成的文!吹爆!
Cp: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我的英雄学院)
Paro:现娱
注意:欧欧西,私设多,更的慢,HE

接受的话就GO↓


爆豪胜己不耐烦的蹙起眉头,看着咖啡厅精装墙上的表指针走过九,发出滴答的声响,与夏日的燥热碰撞,更使人心生厌烦。一旁等候的侍者只敢侧目,却不知道该不该上去问先生要点餐吗之类的话。这位先生已经呆了两个小时了…是在等人吗

侍者整理好胸前的领巾刚想过去,却被门口的巨大动静打断。

"抱歉啊小胜…说起来一路上碰见好多你的粉丝诶…!”闻声看过去,一位藻绿色卷发的少年撑在咖啡厅精心擦拭的玻璃门边,他看起来身材不高,潮湿的雾气蒙在他的额头,一看就是匆匆忙忙。

爆豪胜己不喜欢迟到邀约的人,即使是从小长大的玩伴也不例外,午后的轻柔阳光打在爆豪胜己慵懒的身影侧面,勾勒出他好看的轮廓,绿谷出久盯着他出神,脑海中又浮现出在繁华街区大荧幕上投映出的海报:

站在舞台正中央的金发男人只穿一件单薄的黑色背心,勾勒出他仿佛被精心雕刻过一般的完美身材,红色的格子衬衫随意的系在腰上,裤子也没有好好穿,甚至可以看到他额头微微沁出的汗珠,在背后五彩斑斓的聚光灯下,他闪闪发亮的耳钉更是惹眼,血红的眸子映着贪婪的光。

“废久你在发什么呆。”

直到被眼前人微怒的声音击中,绿谷出久才从来之前看到的海报中回过神来。“啊!抱歉!”

“我叫你到这里来可不是让你道歉的。”爆豪胜己微不可闻的放轻了自己的口气,招手示意侍者退开。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站了起来,不管身后的绿谷出久,大步的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小…小胜!”一抬头爆豪胜己就已经消失在了绿谷出久的视线里,他慌张的背上刚放下不久的红色背包,快步跟上前去“小胜你,不喝咖啡了吗…?我听闻这家的咖啡很有特…”话还没说完,爆豪胜己回身拉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腕,他的声音明显上挑,即使他在极力掩饰,也可从话语的缝隙间,就可以体会到他不知从何而来的好心情:“跟我走。”

绿谷出久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的脸颊已经开始泛红,即使他自己还没有察觉到。

爆豪胜己,各种意义上的天才,高中毕业就成立了自己的乐队,贝斯键盘架子鼓,作曲写词策划案,你思来想去绞尽脑汁也不能揪出点什么他不会的事。他是天才,他更努力。他天赋异禀,他狂放不羁。上天几乎给予了他一切,但几乎没人说他是得天独厚,爆豪胜己付出的比谁都多,与此同时,他背负的也比谁都多。

绿谷出久莫名其妙的被拐进了一间的酒吧,在进入那扇狭隘的金属小门前,他急匆匆的瞟了一眼用婉转的花体字篆刻在门牌木板上的店名:

Secret

他被阴暗的空间笼罩,天花板上闪烁的迪斯科球和乱晃迷眼的荧光灯搅拌着震耳欲聋的疯狂舞曲,再添上混杂的各类酒味和女性的魅人香水,绿谷出久有些晕头转向,这时他的手腕已经被紧握的发红,但他仍不愿放开,因为现在爆豪胜己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绿谷出久几乎透不过气来,铺天盖地都是他不熟悉的味道向他冲涌过来,显然他习惯不了,而爆豪胜己也并没有逼着他喝酒,他只是松开了出久的手腕,绿谷出久顿时有些惊慌失措,紧接着,一双有力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把他搂入自己的怀抱。

是熟悉的味道,就是小胜没错。

绿谷出久瞬间安下心来,即使他还有些焦躁,但他感受到那份温度,属于爆豪胜己的。

这时他才胆敢抬头看一看,他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孩,贪婪的汲取着未知的一切,他瞪着他的眼睛,里面倒映着酒绿灯红。

"废久。"

是爆豪胜己的声音,带着些低沉和嘶哑,透露出只展现在绿谷出久一人面前的温柔,从绿谷出久的头顶上方滑进他的耳朵,敲击着他的耳膜,和心跳一起,扑通扑通。

"你不怕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不是疑问的语气,爆豪胜己注视着绿谷出久的眼神流露出认真。

一股温热覆上爆豪胜己的右手,他并没有想到绿谷出久会这样做,于是他稍微的吃了一惊。

"不怕啊"

绿谷出久握住爆豪胜己手,转达自己的温度。

"因为身后"

他的嘴角抿成一条线,是真正的微笑,他是如此信任着爆豪胜己,从小到大,始终如一。

"是小胜啊。"

TBC

被屏蔽了????????为什么???!!?

【瑞嘉】我的老师居然是畅销恋爱小说作者?(2)【学pa】

cp:瑞嘉/这篇有点点雷安
私设:格瑞老师/所见皆可斩 × 嘉德罗斯
还是学pa
有雷安成分,注意!!有雷安!为了避雷暂且打tag抱歉quq
ooc注意!!!
以上都ok的话↓GO

——

现在是深冬,却依旧没有下雪,空气的温度已经是零下,来来往往的学生们穿的厚厚的,各个裹紧外套,还有许多围上围巾。

嘉德罗斯是一年四季都围围巾的,于是在冬天,他就不那么显眼。

此刻,食堂里人并不是很多,因为是冬天,清晨的温度往往更低一筹,整个宿舍就像是暖炉一般,各自的被窝更是天堂,几乎没人愿意早早从床上爬起来,寒冷的空气一接触皮肤,起上一身鸡皮疙瘩,甚至还要走去食堂,于是来吃早饭的人少之又少。

嘉德罗斯每天都吃早饭,他推开食堂的门帘,径直走到蒙特祖玛旁边。

"嘉德罗斯大人,早安。"

不用奇怪为什么这个翠绿色头发挡住好看眼睛的学姐用这种称呼唤嘉德罗斯,蒙特祖玛虽然身为嘉德罗斯的学姐,但早就被他父亲嘱咐过照顾他,她早早就来食堂帮嘉德罗斯买了今天的早饭——两个蛋挞。

即使是蛋挞对于早饭来说也算高热量,所以嘉德罗斯的体重…是秘密。

不过出人意料的,并看不出来。

"嘉德罗斯大人,您穿的太少了!"蒙特祖玛像母亲一样唠叨着,把嘉德罗斯垮肩的外套提上去。

没过两分钟,外套又溜了下来。

"是帽子上的毛领太沉了。"嘉德罗斯这么解释"雷德还没来。"他右手端着蛋挞,左手撑着脸。

雷德肯定不会来了。他俩同时这么想。

"哪个渣渣敢偷看我?"

格瑞吓得一抖, 他意识到自己盯着的对象已经回过头,反盯着他,而对方好像也吃了一惊。

他认不出我他认不出我…

"格瑞?"

完了。

"嘉德罗斯…。"他试图压低声音。

虽然裹得很厚,可这张挽留他眼神无数次的脸,嘉德罗斯绝对能认出来。

"格瑞。"他大阔步径直走过去,毫不遮掩"你在食堂干什么,还带着帽子。偷看我?"

格瑞不动声色,起身摘掉帽子。"对老师尊敬一点,嘉德罗斯。"

他头也不回的走出食堂。

而嘉德罗斯也没再看他一眼。



"新角色吗…"安迷修专注的翻着手中的文本草稿"终于要出场了,铺垫做的也差不多了。"

格瑞手撑着下巴,点了点头"这个角色准备了两个多月,比较费心思。"

"好!"安迷修轻敲了一下桌面"这章写的不错,需要改的地方咱们边吃边聊。你要点什么?"

"…安迷修。"

"怎么了?"安迷修应声抬起头,正对上那双浅紫色的眼睛。

"你能不能告诉我。"格瑞的表情一如既往没什么波动。

"为什么每次见面,都要约在这家海鲜烧烤大排档呢。"

格瑞话音未落,一个男人打了个响指,走近点站在安迷修旁边,他的乱发被一条头巾绑起,脖颈上挂着一条毛巾,不算特别干净,凌乱的缠在其上,腰间围着一条围裙,竟显得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有些可爱,他俯下身来,注视着格瑞,他深紫色的眼眸与格瑞相对,其中蕴含着不知名的意味,眼角悄无声息泄露出了一丝笑意。

"怎么,对我们店有什么不满?"他开始张扬的笑,丝毫不掩饰。

"咳咳…"安迷修右手试图挡住假装咳嗽的嘴角"这就是所见皆可斩,作家烈斩,额,格瑞,这是…"

"我是雷狮。"戴头巾的男人急不可耐的打断了安迷修的话"安迷修,来吃了这么多顿霸王餐,你不会没跟你这位朋友提起过我吧。"

"我什么时候吃过你的霸王餐了?"安迷修一拍桌子站起来,揪着雷狮脖子上的毛巾。

身高差距不小,雷狮嫖了一眼看戏的格瑞,舔了舔自己的虎牙,掰开安迷修的手,把菜单塞进安迷修手里。

"那么赶紧点菜吧,雷狮海盗烧烤店欢迎您的光临。"他用非常奇怪的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假声念出这句客套话。

格瑞可能知道安迷修为什么每次都来这里了,明明两人都没那么爱吃烧烤。

"格瑞,在下觉得这次的新角色塑造很特别。"雷狮一离开,安迷修突然正经了起来。

"哦?"格瑞把吸管插进牛奶"有什么特别的?"

"明明是在现实生活中少有的角色…"安迷修抬起头,碎发有些挡住了他蓝色的明亮眼眸"却非常生动。"

格瑞一愣。

"我知道可能是因为你做老师的原因,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学生,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别的角色塑造都没有这位成功。"

"你知道吗。"安迷修倒吸了一口气"他活灵活现。"

"令我分不出他到底是你创作的人物还是确有其人。"

格瑞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木讷着摇了摇头。



"老大老大!你看新发的这章,这个新角色跟您有点像呢!"雷德一大早上就拿着连载小说杂志扑到嘉德罗斯跟前。

含着棒棒糖的男孩大大咧咧的回头。

"哈?像我?"

—— —— —— ——TBC

【瑞嘉】我的老师居然是畅销恋爱小说作者?(1)【学pa】

后期可能会有车车()
cp:瑞嘉
私设:格瑞老师/所见皆可斩 × 嘉德罗斯
还是学pa
ooc注意!!!
以上都ok的话↓GO
————

初春的微风都令人心动,更别说是从经历了一个寒冬的层层乌云中渗透出来一泻而下的阳光,好像刚被唤醒一般,带着些许慵懒,带着些许温柔。

微光流过丝毫没有擦干净的玻璃,洒在靠窗的第二个座位的课桌上。

个子不高的男孩子正正好好不偏不倚的坐这阳光下,或者说是他恰巧得到了春日的偏爱,一头金发在映照下亮的耀眼,他的眼神漫不经心,却又闪着固执的光。

柔软的脸颊还没有脱去婴儿般的稚嫩,他倚在窗边,贴着自认为很酷的星星贴纸的面颊被涂着自认为很酷的黑色指甲油的左手疏懒的拖着,涂着自认为很酷的黑色指甲油的右手好似随意的在桌上的草稿纸中央乱涂乱画,在这美妙的午后,好不惬意。

"嘉德罗斯。"

这份缥缈的思绪被打断,而嘉德罗斯毫不气恼,只是抬头,盯着那双好看的紫色眼眸,好像是在欣赏,对方看起来也没有任何情绪,只是轻敲着黑板,招呼他起来。

而嘉德罗斯,自然又是在众人注目的眼光中站起,踏上讲台,拿起粉笔,清晰严谨的写下了这题的解题步骤,留给这位老师一个骄傲的微笑,仿佛在说"你看,格瑞,我就是这么厉害。"

嘉德罗斯只有在公开课之类的重要场合才会称格瑞做老师,虽然格瑞作为难得的年轻老师,学生们与他总是有一种与其他老师相比更少的隔阂,但是格瑞总是板着个脸,可能与他比较亲近的学生也只有没心没肺的小子,金了。

而嘉德罗斯不同,他不觉得格瑞有什么特别的,他在每个老师的课上都一样,盯着窗外,或是在纸上画画。

但他最近有了一个新的爱好:

看格瑞。

嘉德罗斯还是没觉得格瑞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某一天他发现,格瑞长得很帅。

他不太注意别人的长相,特别是所谓老师的,只是某天听到不认识的女同学的小声议论。

"嗳,你看那个酷哥,长得好帅啊!"

"真的耶真的耶!他是几班的啊!"

"啊?你不知道吗!这是新来的老师,刚毕业!"

"卧槽这也太…"

剩下的内容嘉德罗斯没有去听,他看见格瑞就在自己不远处,那时是冬天,格瑞穿着一件大衣,把格瑞的身材勾勒的更加挺拔,细长好看的手夹着课本,正向教学楼走去。

这时嘉德罗斯才注意到格瑞的脸,如果打分的话,就打九分吧,怕满分格瑞骄傲,嘉德罗斯对自己的脸自然打了满分十分,丝毫不怕自己骄傲。

于是每当格瑞来到教室,嘉德罗斯就盯着格瑞的脸看,好像在观赏艺术品。而格瑞从不在乎这份目光,但他也知道,嘉德罗斯根本没有在听课,那份注视中是虚无,看不出思考的痕迹。

但一旦遇到全班同学都不会的难题,格瑞就会走到窗边,或敲敲他的桌子,又或只是站在那里。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往往只是看一眼题干,他总是用白色的粉笔写下答案,干净明了,格瑞总是用黄色的粉笔对嘉德罗斯的答案写下批注,显眼醒目。

至于格瑞为什么总是找嘉德罗斯解决压轴题,那是因为——

嘉德罗斯的当之无愧的年级第一。

可能这就是天才吧,他上课也不听课,作业也从来不交,家长会从来没有人来参加,可是每次都表彰大会的年级第一发言从没换过人,当仁不让。

————
"为什么还不交稿!!!"

不大的正方屏幕在黑夜中闪着白光,聊天界面中一排黑色的黑字尤为醒目。

一双好看修长骨节分明却又白的吓人的手覆上键盘,快速敲击:

"别催"

并按下回车键。

对方也迅速发来回复:

"明天就截稿日了,你就给我发过来不行吗!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去你家拷过来?"

"不着急"

屏幕对面的人直接要抓狂,安迷修看到发来的这三个字,扑通跪在了屏幕前。

"你说什么不着急!明明早就写好了不是吗?赶紧给我发过来啊?"

作为一个好青年,贯彻早睡早起是安迷修的准则,可是为了屏幕对面这位网络作家,他每到截稿日的前一天就睡不好,明明早就已经写好了内容,却不交,美名其曰是怕剧情有问题。

作家:所见皆可斩,新出山的年轻作家,处女座一经发表,便爆红网络,响应读者的号召出了单行本,也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待会儿"

格瑞按下回车键,就退出了聊天软件,盯着自己的word文档。

从明天更的这章开始就要尽量为新角色铺垫了,是今年刚设定的角色。

格瑞喜欢在深夜打字,一是因为他白天要工作上班,二是因为他喜欢月光笼罩在被黑包裹的他身上的感觉。所以他从不开灯。

该怎么让他出场呢?

格瑞面前是与夜格格不入的光,但眼前却浮现出了那张稍显稚嫩又不失凌厉的面庞。

TBC

说好的新坑!希望有人喜欢!

我喜欢你们日我lof啊哭哭!

【瑞嘉/雷安】明明是四人寝室!一直都是!【学pa】(3) 烂尾完结

狗脑洞,失心疯产物,为了讲笑话而写文,激情短打,毫无文笔,就是为了开心!
可是现在没脑洞不开心了
cp:瑞嘉/雷安
学pa。
ooc,ooc。

熄灯了。

安迷修觉得天下终于太平了。

在开学的第一天里,安迷修,经历了很多事。

他被分到了2班,班长是一个叫安莉洁的可爱女孩子,整个班级欢迎了他的到来,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完完整整安安全全地上完了第一堂语文课,老师讲的很好,他积极回答问题,赢得了全班的掌声。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那么美妙了。

下课后同学们都向外走去,毕竟是这样的好天气,无论是多么颓废的人或许都想出去溜达溜达,晒晒太阳,趁着课间可怜的十分钟,去操场上打打篮球,即使连手都来不及洗就踩着铃声跑回教室。

于是后门就被来来往往的同学打开了,多么温暖的风啊,从走廊吹过来的!

安迷修如此享受,他望着风吹来的地方。

对面的9班后门也开着啊,好像是理科重点班来着…毕竟都是高中生,无论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普通班还是重点班,大家都一样的期待着课间的美好时光啊!

……

一双不算陌生的脸缓缓从门后探了出来,紫色眼眸闪出的狡黠光芒直冲安迷修而来,他瞬间被吓了一身冷汗。

"似李…雷狮…!!"

安迷修的表情机制已经控几不住他至己了!他抬起右手,整个人都不停抖动着,指着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庞。

为…为什么…

为什么雷狮要…坐在最后一排…

雷狮打了个响指。

"因为我,186啊。"

这时充满了救赎意味的上课铃响了!

安迷修等不及同学们进来,窜到门口关上了门,严严实实,把恶党隔绝在外!

直到老师进来。

"呼…天气这么热,最后一排的同学麻烦开一下门吧!"

——

格瑞在走廊尽头碰到了安迷修。他站在5班的门口。

"安迷修?"

他轻拍安迷修的肩。

"你在干什么呢?"

安迷修慢慢转过头,流下了2D的泪水。

格瑞和雷狮又是同一个班,所以格瑞为什么到走廊的尽头来呢?

因为嘉德罗斯在四班。

格瑞作为风纪委员长,拥有串班的权利,所以你就滥用职权?

安迷修叹了口气"格瑞,你来…"

"格瑞——!"

安迷修和格瑞基本从来没有进行过完整的对话,因为有格瑞的地方,就有嘉德罗斯。

此刻嘉德罗斯撑在四班的门框上,盯着格瑞和安迷修。

"嘉德罗斯。"

"你手怎么了。"

嘉德罗斯右手上缠着一圈歪歪扭扭的绷带,包的很丑。

"不错嘛格瑞,这都被你发现了。还不都是那群渣——渣。"

他拖着腔调。

"玩游戏的时候根本打不过我,那个渣渣,用指甲把我手划…"

安迷修转头进了教室。

——

本来就是个没有后续的段子就到这儿吧,过几天开新坑

瑞嘉tag一万啦!!